还算刚摆脱落后帽子的村

2021-06-08 02:42

产业的繁荣造出了一大批金饭碗,看不见的手推着农民从农业转移出去。城镇化之路水到渠成。

拿大妈的回答跟当地干部交流,没有一个人觉得是笑话,反都露出共鸣的表情。无锡市委农村工作办公室副主任蒋军民拿出数字来佐证——

“我们村村民薛建明的女儿薛婷婷,因为要结婚,符合提前置换的政策,已经拿了钥匙了。120多平方米,三室一厅的房子,从村里搬到城里,咋不好?还有一套70多平方米的,老两口将来住。”

可在蒋军民看来,山联村并不典型,还算刚摆脱落后帽子的村,和农业绑得也紧,工业化搞得充分的,多得是。

对于无锡来讲,村级经济体发达,股权就是农民的资产,让农民带股进城,这就保证了农民利益。“户籍随房走,股份跟人走,福利全都有——归根到底一句话,城镇化,得保证农民利益不受损。这也是无锡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基本经验。” 蒋军民说。

另外一个置换,是用土地承包权置换社保。“两年农龄,换一年社保。我闺女今年40多岁,农龄20多年,折合下来,算已经交了10年社保。怎么不划算?”

“城镇化进程中,失地农民由于文化水平、职业技能、就业适应能力不足,也存在饭碗问题。”就业促进处副处长杨朝晖介绍,“我们把农村劳动力纳进城市促进就业政策体系,对吸纳农村劳动力就业的各类企业予以扶持。比如,对劳动密集型小企业,当年新招用登记失业的农村劳动力的,可按每人不超过10万元贷款额度给予50%的贴息贷款,额度最高不超过200万元。”

户籍人口470万,耕地面积176.8万亩,摊下来人均不到四分地,要按常住人口算,三分地都划不到。指着地吃饭,早就穷坏了。

大娘叫陶锡芬,今年68岁,盛巷村人。理由说得很充分:拆了失了不要紧,政府给我们“双置换”嘛。

另一个角度看,就是种地用不了这么些人,不向二、三产业转移都不行。

“都说城镇化最终要实现农民的市民化,拿我们无锡来说,农民和市民的区别现在连户口簿上都看不出来!”蒋军民说,“产业有支撑,保障跟得上,这是两会上的说法,我们就是这么做的。”

早在2010年,无锡便探索建立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。这一制度,把原来城乡分割的一系列保险:农民基本养老保险、农村社会养老保险、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、城镇老年居民养老补贴等,全部整合为一。

2011年1月起,无锡市区率先将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新农合进行整合,实施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,不分城乡。

“现在无锡的养老保险,只有就业和没就业的区别,没有了城镇和农村之分,身份、户籍的屏障全打破了,待遇和标准都一视同仁,水平也都提高了。”无锡社保局养老保险处处长钱孝明说,“基础养老金标准现在每月270元,个人缴费,政府就补贴,全部记入个人账户。征地农民,如果到了一定年龄,享受政府保养,每月再给发270元的补偿性养老金。”

农民的养老、看病、上学等社会保障,无锡的做法是3个字:全接轨。

“无锡的城镇化,与工业化的充分发展同步。这就解决了困扰许多地方的饭碗问题。”

无锡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72%,接近发达国家水平;城乡居民收入比已经达到1.9∶1,差别相当小;各种社会保障,不区分城里人村里人,保障标准一视同仁。

村子从发展生态农业起家,搞起休闲旅游经济。“2011年,游客就来了20万人次左右,光算土特产、餐饮、观光收入,就有个3000来万元吧!”

全市57个镇(涉农街道)工业销售收入12521亿元、商业销售收入8540亿元,全市899个村级组织财产412亿元,村均集体收入612万元,村民大多都在上班,纯农业人口不到7%。

蒋军民对一些地方赶农民上楼、不解决生计和保障的做法很不赞同。“社保是城镇化的保险绳。农民进城后,更富了,保障更充分了,那谁还没有积极性?”

记者在山联村,提出要看看农民的产业饭碗。村党总支书记吴岳平乐了,手往周边一比划:遍地都是啊!

“无锡的做法,是慎重对待农民的几个核心利益。土地承包权、宅基地、进城之后的就业和社保及村里集体资产股权问题,全想到了。”蒋军民说。

这些年,乡镇企业纷纷改制,活力更加强劲。蒋军民又拿出一堆数字——

在初次分配领域,“看得见的手”以宏观管理为主;而社会保障等二次分配领域,则是政府标标准准的舞台。

“报销水平高的当然是职工医疗保险,但你只要在无锡有工作,都能参加职保,享受一样的支付待遇。”医疗保险处主任吴继红介绍。据了解,在无锡市区,职工医疗住院待遇,政策范围内的基金支付比例已达到90%,并且没有最高支付限额。

双置换,头一条是用宅基地置换集中安置房。村里的老房子,能置换街道上一大一小两套房,总面积差不多。

“无锡早期的城镇化,是一种自发行为。是人们受客观条件的逼迫,自己闯出的一条路。” 蒋军民说。他认为,当年异军突起的乡镇企业,就是城镇化的发端。群众创造出产业,劳动力开始转移,一时间风起云涌,出现了全国闻名的经济强村、强郊、强县。

陶大娘一家过去也是在镇上工厂上班,地都承包给种粮大户了,几乎没啥损失。

“当然不是。城镇化走到今天,离不了政府的大力推进。科学编制规划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、提升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、推进就业保障和社会管理、财政和金融体系的投入支撑、甚至产业孵化,起作用的还是政府。”蒋军民说。

“一方面,我们充分尊重‘看不见的手’,市场自发的力量,动力充沛强劲;另外一方面,‘看得见的手’要因势利导,推一把、送一程、把着舵嘛。” 蒋军民表示,“但如果不遵循市场规律,光靠看得见的手,肯定会出问题。”

双置换是无锡市推广的一项失地农民利益保障办法。堰桥街道办事处主任朱平说,这个办法老百姓很欢迎。这样的保障水平当然不是白来的,堰桥街道陆续要投入20多亿元。

最后说:“城里人9点上工,我们镇上的工厂开工早,8点半上班——这是区别吧?”